经济结构转型,中国新经济展现新起点新活力

 通比牛牛出牛牛规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21 12:41

8月财新PMI为50.4,比上月回升了0.5个百分点,重回景气区间,但制造业为PMI49.5,比上月回落0.2个百分点,仍在枯荣线一下。财新PMI与官方PMI一升一降,主要原因是两个指标统计口径的差异,前者统计对象主要是反映沿海地区中小民营企业,后者则针对全国范围内的企业,其中大企业、重工业企业占比较高,数据背离的背后实际上是反映了中国经济结构的变化。

中国用短短四十年的时间,走完了西方国家近300年的三次工业化革命历程,当前工业品供给能力与需求结构正在经历拐点。人们的基本物质需求已经得到了满足,传统工业品的总需求基本饱和,而对于旅游、体育、教育、物流等现代服务业的需求还有较大的空间,这也催生了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。2019年虽然传统产业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,但是与5G相关的现代基础设施建设、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先进制造业、与品质生活相关的服务业,都孕育着巨大的增长前景。

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来看,美国、英国、日本等国家都经历了服务业快速发展,最终稳定在“二八结构”的过程,服务业占比接近80%,制造业占比仅为20%。随经济的发展,居民可支配收入的不断提升,服务业占比越来越高,农业和传统工业占比越来越低,是产业结构发展的大趋势。

从制造业PMI自身的结构性特点,也印证了这一点。从结构上来看,大中企业的PMI回落,小企业回升,反映了小企业的预期总体好于大企业,前期对于小企业的支持政策已经有所体现。

当前中国服务业对外开放的步伐正在加快,比如银行、保险等金融行业,但在旅游、教育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外资限制。未来需要在关键领域加大改革的力度,加强现代服务业与高端制造业的融合,提升服务质量,推动服务业向专业化、品质化、现代化的方向发展,构建现代物流服务体系,提升服务业的全球竞争力。一方面服务业市场准入门槛还有待进一步降低,以吸引更多的社会资金参与到市场的竞争中。另一方面,服务产品的供给质量还待提升。人们对于品质生活的追求越来越迫切,对应的教育、医疗、文化娱乐等产业供给数量和供给质量也需要升级。

在全球产业链重塑和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中,有挑战也有机遇。经济结构变化中的压力是难以避免的,尤其是在蛋糕越来越小的传统制造业中,但如果把目光放在人工智能、信息通信等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上,就会看到中国经济发展动力和韧性所在;转型中的短期阵痛是必须经历的,尤其是以消耗资源、污染环境为代价的重工业企业,但如果把目光放在新模式、新产品、新技术不断涌现的中小企业上,就会感受到中国经济转型的活力和希望。(责任编辑:毅鸥)

非制造业PMI强于制造业PMI,背后的经济学逻辑就是经济转型的大趋势。短期来看,8月非制造业PMI好于预期,是受益于财政政策加大提效,建筑业回升最为明显。但从长期来看,非制造业持续在扩张区间,是经济结构变化趋势力量的支撑。

其实,每一次经济结构转型,都是一轮新经济的起点。1998年,曾经是面临亚洲金融危机和国企改革攻坚的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,那一年也是新浪、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等新经济的创业元年;2007年,美国次贷危机造成全球经济衰退的时候,正是苹果问世的元年,再加上3G、4G的信息产业进步才催生了后来的微信社区、互联网约车、手机支付等各种新业态、新模式;2019年,伴随着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对经济支撑能力的下降,下一轮产业升级正在来临。

在国内经济转型与外部供应链冲击的背景下,前期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都加大了逆周期调节力度,但从流动性改善到企业家信心的恢复、新增投资的企稳传导并不顺畅,8月制造业PMI和非制造业PMI双双回落,供需压力总体仍较大。作为经济的领先指标,PMI的结构性特点更值得关注。

当前经济正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,外部环境出现了明显变化,制造业的转型需要一个过程,制造业PMI底部震荡还需要一段时间。但随着逆周期政策调节力度的加大,扩大内需政策的出台以及前期减税减费政策的落实,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冲企业转型的冲击,预计制造业PMI和非制造业PMI有望在四季度出现企稳迹象,而反弹的动力则取决于新经济发展和扩张的速度。

传统的重工业和资源依赖性企业,供给相对过剩,生产不景气,需求低迷,面临严峻的转型压力,而以创新驱动的、轻资产的中小企业,则更具活力。

刘哲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